<strike id="zdhzd"><dl id="zdhzd"><ruby id="zdhzd"></ruby></dl></strike>
<span id="zdhzd"></span>
<strike id="zdhzd"><dl id="zdhzd"><del id="zdhzd"></del></dl></strike>
<strike id="zdhzd"></strike><strike id="zdhzd"></strike>
<th id="zdhzd"><video id="zdhzd"></video></th>
<span id="zdhzd"><video id="zdhzd"></video></span>
<th id="zdhzd"><video id="zdhzd"></video></th>
<ruby id="zdhzd"><dl id="zdhzd"><del id="zdhzd"></del></dl></ruby> <strike id="zdhzd"></strike><strike id="zdhzd"></strike>
<span id="zdhzd"></span><strike id="zdhzd"></strike>
<strike id="zdhzd"><dl id="zdhzd"><ruby id="zdhzd"></ruby></dl></strike>
<span id="zdhzd"></span><strike id="zdhzd"></strike>
 
報料臺
網上投稿
關注我們
一家五代人88年守護紅軍墓,只為一句承諾
來源: | 作者:hssdst | 發布時間: 2024-03-25 | 3619 次瀏覽 | 分享到:

極目新聞記者 陳倩 關前裕


這是一次翻山越嶺的探訪,
全程5個半小時,
在起伏的鄂西山路上穿行,
不少地方得手腳并用才能通過。
記者已經步履艱難,
但是帶路的方英東,
卻是健步如飛。

方英東是十堰市鄖西縣香口鄉李師關村村民,此次探訪的終點,他非常熟悉。從他的太爺爺方明耀開始,全家人每年都要在為祖先掃墓之后,再為方家世代居住的七葉山上的一處沒有墓碑的墓地掃墓。直到兩年前,方英東才從父親方典主口中得知,在這里長眠的,是一位紅軍。從1936年的一句承諾開始,方家已經為這位紅軍守墓88年,目前已經傳到了第五代。方家人說,他們會繼續守下去。


方家人守護了80多年的墓是座紅軍墓
七葉山也叫茓子山,是鄖西縣香口鄉境內海拔超1000米的一座高山,地處香口鄉與陜西省山陽縣漫川關、西照川鎮交界處,自古就為鄂陜交通要道。在刀削斧劈、山勢險要的七葉山頂,有一塊面積幾百畝的大平地,上面住著50多戶以方姓為主的人家,這也是方英東長大的地方。根據當地碑文記載,方家的始祖在清朝末年從安徽安慶搬至這里。在這塊平地周圍,分布著方家的祖墳,和這些祖墳遙遙相望的,是一座沒有墓碑的孤墳,背后就是懸崖絕壁。
這座孤墳就是方家人守了88年的紅軍墓。

圖片

方典主講述80多年來的秘密

2024年3月15日,極目新聞記者在現場看到,當年覆蓋在墓上的石頭已經長滿了青苔,周圍堆著帶刺的樹枝,那是村民為了防止牛踩壞墓地臨時設置的“柵欄”。

這里離最近的公路也有將近10公里的山路,如果沒有熟悉道路的當地人帶領,幾乎不可能找到。隨著近些年扶貧搬遷工作的進行,七葉山上原先的居民都已搬遷到山下。記者一路上山,除了一兩個砍伐灌木雜草、維持道路暢通的村民,就只有吃草的牛,好奇地打量我們這些訪客。
居住在七葉山周圍的村民們,能說清這里大多數墓的主人,唯獨對這一座孤墳,不知道其主人姓甚名誰。上了年紀的村民口口相傳,墓主人是一個當兵的。方英東說,小時候碰到除夕、清明,都是祭祖的時候,父親帶著他們掃墓時,也會到這座墳前,按當地的風俗,燒紙錢、磕頭、放鞭炮,像在其他墓地前一樣祭祖。“只管上墳,不要亂問?!边@是從太爺爺方明耀那一輩開始就傳下來的家規,因此方英東雖然祭掃了50多年,也一直不知道這里下葬的究竟是誰。
圖片
方家至今仍保持著為紅軍墓掃墓的習慣

直到兩年前,父親患上癌癥,做了胃部切除手術,才在病床上告訴方英東,這是一座紅軍墓,方家從1936年開始,就一直在守護這座紅軍墓,并且對外一直保密。父親囑咐方英東也像他一樣,把紅軍墓一直守下去。方英東說,這個秘密,父親甚至連自己的兩個弟弟都沒告訴過,而只告訴了他。


80多年來只能“單傳”的秘密
3月14日,在鄖西縣人民醫院,正在住院的方典主,向極目新聞記者介紹了父親告訴他的這個秘密。
1936年4月下旬,紅二十五軍主力長征到陜北。留在鄂豫陜革命根據地的該軍紅七十四師,經陜西省丹鳳縣竹林關西進,在山陽縣西照川鎮龍山消滅反動民團百余人,繳槍60余支。在這場戰斗之后,部隊轉移到和龍山一山之隔的鄖西,在七葉山上,一位紅軍傷員因救治無效犧牲,和紅軍戰士們一起將他葬在七葉山頂的,正是方英東的太爺爺方明耀。方典主說,紅軍當時馬上要繼續行軍,臨行前交代方明耀,下葬的是一位紅軍干部,請一定要將他的墓守護好,并且不能輕易告訴他人。
從那時起,這就成了方家“單傳”的秘密。1959年,方明耀臨終前,他將這個秘密悄悄告訴兒子方憲政,讓方憲政堅持守護紅軍墓,每年培土掃墓。1988年,方憲政臨終前,他又將這個秘密告訴自己的二兒子方典主,說這個墓里埋的是一位紅軍將領,大個子,20歲左右的年輕人,并叮囑兒子每年掃墓護墳:“有人問,不能說是紅軍將領的墓,說了,怕會把墓給挖了??傆幸惶?,有人要查這座墓的?!?/span>
方典主和父親都是黨員,他現在都記得,父親交代這些的時候,語氣非常嚴肅:“你是一個共產黨員,入黨的時候宣誓過,要保守黨的秘密,這就是黨的秘密,你一定要好好守下去!如果以后有人問你,你一定要弄清楚,確定他們是要保護烈士墓,才能告訴他們?!?/span>

從此,方典主像父輩一樣,接過了守護紅軍墓的責任。即使1994年搬下了山,他每年仍要帶著兒子,走幾十里山路來給紅軍掃墓。直到前年,方典主被查出患了癌癥,接受了胃部切除手術,他怕自己再走不了山路,于是決定,像父親一樣,把這個秘密傳給下一代。


地方史志專家找到紅軍墓
方家人并不知道,在他們幾代人為紅軍掃墓的時候,還有人也在尋找這座紅軍墓。
今年54歲的李仁喜曾在鄖西縣史志辦主任崗位工作過7年,2019年調至鄖西縣人大常委會。雖然離開史志辦主任的崗位,但他情懷不改,依然熱愛研究紅二十五軍長征歷史。
在整理紅二十五軍資料時,他偶然看到鄖西縣黨史辦原工作人員皮國安的工作筆記本。
在這個上世紀八十年代留存至今泛黃的筆記本上,清楚地留下了皮國安跟隨當時的鄖西縣地方志辦主任王興華,于1981年12月15日采訪鄖西籍紅二十五軍戰士丁啟洪的記錄。
圖片
采訪老紅軍丁啟洪的筆錄
丁啟洪生于1912年,湖北人,1934年參加紅二十五軍。1950年,他轉業到廣西玉林工作,1962年調回鄖西,任縣監察委副書記、縣委委員等職,于1988年8月病故。丁啟洪在回憶第六路游擊師的師部領導時說:“還有一個肖麻子,在陜西西照川打仗時受傷,犧牲在黃云鋪邪子山,埋在那里一個廟上?!?/strong>
據現有黨史資料和部分紅二十五軍將士回憶錄記載:肖大喜,湖北省紅安縣一帶人,紅二十五軍長征時是中國工農紅軍第二十五軍二二三團三營七連連長,紅二十五軍在創建鄂豫陜革命根據地過程中,肖大喜先后擔任鄂陜游擊師第六路游擊師副師長、師長。紅二十五軍主力北上,紅七十四師成立后,擔任二營營長,1936年4月在陜西省山陽縣西照川境內的一次戰斗中受傷犧牲。肖大喜的記載,在他犧牲后戛然而止,安葬地不明。不少回憶錄都提到,他的綽號就是“肖麻子”。而“邪子山”,經過李仁喜的考證,就是讀音相近的“茓子山”,也就是七葉山。他的墓會在山上嗎?
為了查證這個記錄的真實性,2022年5月,李仁喜第一次登上七葉山。因為扶貧搬遷,山上已無人居住,沒有找到。

2023年,他將這個線索交給了香口鄉黨委書記黃凡。黃凡隨即安排當地村干部上去找了三個月,終于找到。而提供線索的,正是方典主。


墓主人身世仍難確定
七葉山上確實有廟,而且還不止一座。但是李師關村黨支部書記吳德寶幾乎找遍了每一座廟的周圍,都沒有發現墓的痕跡。一籌莫展的時候,他想到了曾經在村里當過多年小組長的方典主。但是幾次上門,方典主都沒有告訴他關于紅軍墓的事情。
吳德寶沒有放棄,而且從其他村民口中,他也了解到,在七葉山上,確實有一座不知道墓主人的孤墳,方家每年都會去祭拜,這都讓他覺得,這可能就是他們在找的紅軍墓。
2023年11月,在又一次尋找未果后,他再次撥通了方典主的電話,這時方典主剛剛從醫院回家。吳德寶告訴他,自己確實是受香口鄉黨委的委托,在尋找紅軍墓。片刻的沉默之后,方典主在電話里給吳德寶指路:“看到前面那棵大樺櫟樹了嗎?旁邊有一座臺基,那就是武昌廟的臺基,看到它就不遠了?!?/span>
圖片
武昌廟的臺基
“再往前,水庫邊有一條路,通到墓前,你看到了嗎?”
即使是在電話里,方典主仍然就像站在七葉山頂一樣,哪里轉彎,找哪個參照物,幾十年的路線,早已深深印在他的腦海。
吳德寶順利地找到了那座紅軍墓,方家守護了80多年的秘密,終于被外人所知。
圖片
航拍紅軍墓的位置
墓主人會是肖大喜嗎?李仁喜認為,從墓的位置來看,這座山背后,就是通往陜西的大路,而附近那座只剩下臺基的武昌廟,也可以和丁啟洪的回憶相印證。但遺憾的是,當年紅軍部隊并沒有告訴方明耀,墓里的紅軍究竟是誰,多年過去,當年的親歷者都已去世,而黨史和軍史對肖大喜犧牲后的記載留下了太多空白,現在要確認墓主人,確實很困難。
鄖西縣史志辦負責人表示,雖然現在還無法確定這就是肖大喜的墓,但是基本可以確定的是,這是一座紅軍墓,它能保存至今,正是方家人堅守的結果。

守護紅軍墓的責任交給第五代
為什么要保守一個秘密這么久,而不是早點向政府報告?這個問題,在極目新聞記者奔赴鄖西的路上,就一直在腦海里縈繞。
當記者向方典主提出這個問題時,他的回答很坦誠:自己沒有多少文化,說不出太多大道理,但是從祖輩傳下來的秘密,不能在自己這一代泄露出去。這是他們對紅軍的承諾,必須堅持下去。直到村支書再三向他詢問,告訴他這是受黨和政府委托,尋找和保護紅軍墓,他想到了父親臨終前的囑托:“如果問了很多次,你一定要問清對方的意圖,是要保護烈士墓,才能告訴他們!”
“我當時剛動了手術,以后可能也守不動了,烈士如果還有后代,他們來了要去哪里找親人?所以我決定,是時候把真相告訴政府了?!狈降渲髡f。
值得一提的是,類似不可思議的故事在鄖西并不是第一次發生。1981年,鄖西縣湖北口鄉農婦劉玉英,把自己保存了46年的傳單《什么是紅軍》送交鄖西縣檔案館。當時,距離鄖西這座“湖北解放第一縣”回到人民手中,已經過去了34年。
“只要還能動,就要守下去?!?/span>正是鄖西人這種執著到近乎執拗的堅守,讓紅色的印記經歷風霜雨雪,在幾十年后依然得以保存。
極目新聞記者從鄖西縣香口鄉了解到,當地已經行動起來,要保護好這座紅軍墓,并把它建成一座革命教育基地。
紅軍墓的秘密已經被公開,而方家守墓的故事還沒有結束。
方英東的兒子方才彬,了解到爺爺的故事后很受震撼。今年清明,他也準備回鄉為烈士掃墓,作為家族的第五代,把守護紅軍墓的責任傳承下去。
“我的爺爺告訴了我的爸爸,我的爸爸告訴了我,都是希望能把紅軍墓守下去。我告訴了我的兒子,也希望兒子的兒子,一代一代繼續守下去?!?/span>方典主堅定地說。
來源:極目新聞

黃石廣播電視臺

微信公眾號

云上黃石

手機客戶端

黃石新聞
熱門推薦
專題專欄
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中文,一女多男两根同时进去性视频,欧美日韩一区精品视频一区二区,特级毛片a级毛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