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zdhzd"><dl id="zdhzd"><ruby id="zdhzd"></ruby></dl></strike>
<span id="zdhzd"></span>
<strike id="zdhzd"><dl id="zdhzd"><del id="zdhzd"></del></dl></strike>
<strike id="zdhzd"></strike><strike id="zdhzd"></strike>
<th id="zdhzd"><video id="zdhzd"></video></th>
<span id="zdhzd"><video id="zdhzd"></video></span>
<th id="zdhzd"><video id="zdhzd"></video></th>
<ruby id="zdhzd"><dl id="zdhzd"><del id="zdhzd"></del></dl></ruby> <strike id="zdhzd"></strike><strike id="zdhzd"></strike>
<span id="zdhzd"></span><strike id="zdhzd"></strike>
<strike id="zdhzd"><dl id="zdhzd"><ruby id="zdhzd"></ruby></dl></strike>
<span id="zdhzd"></span><strike id="zdhzd"></strike>
 
報料臺
網上投稿
關注我們
東西問|鄭曉云:長江文化,如何由江入海奔向世界?
來源: | 作者:hssdst | 發布時間: 2024-01-03 | 1113 次瀏覽 | 分享到:

中新社昆明1月1日電 題:長江文化,如何由江入海奔向世界?

——專訪湖北大學歷史文化學院特聘教授鄭曉云

中新社記者 韓帥南

從巴山楚水到江南水鄉,長江滋潤了中國的大好河山。作為中華文明的標志性象征之一,長江文化是如何萌芽和發展的?又是如何溝通中外、連接世界的?近日,湖北大學歷史文化學院特聘教授鄭曉云接受中新社“東西問”獨家專訪,對此作出解讀。

現將訪談實錄摘要如下:

中新社記者:長江文化的內涵是什么?

鄭曉云:生活在長江流域的人們往往會認為長江文化是一個寬泛而不易把握的概念。我認為,長江文化是居于長江流域的人類,基于當地的自然地理環境,在和長江長期互動的過程中構建起來的、具有長江特征、甚至是具有長江流域獨特性質的文化現象。通過對長江的自然崇拜和文學藝術創作,在長江上修建水利設施、水上交通體系,以及因長江構建或形成社會組織、社會生活、節日風俗,人們從精神、物質、社會等層面形成了對長江文化的認知、認同與感悟。因而,判斷一種文化因子是否屬于長江文化,就要看其是否植根于長江的自然和人文環境、具有區別于其他大江大河文化的特征。

中新社記者:長江文化是如何萌芽和發展的?

鄭曉云:談到長江文化的萌芽和發展,要提及兩個效應。

青海省果洛州,三江源國家公園美景。馬銘言 攝

一是根基效應。長江文化植根于長江的自然環境,發展自人類與長江自然地理環境的互動。長江流域地域廣闊、地貌形態多樣,形成了如青藏文化、滇黔文化、巴蜀文化、荊楚文化等多元的文化。長江流域內有著30多個世居民族,是中國民族文化最豐富的地區之一,因此少數民族文化也是長江文化的重要內容。

二是融合效應。長江文化,是和其他地區文化乃至其他國家文化相互影響和融合形成的。在時間上,早在三國時期,地處長江中游的東吳就與南洋諸國開始了商貿往來,相互遣使,南洋諸國更是頻繁前來朝貢。在這個時期,由于商業以及造船業發達,東吳及隨后的政權與包括林邑國(今越南中南部)、扶南國(今柬埔寨境內)等國有了頻繁的政治和商貿交往。尤其是扶南國控制著馬來半島,與扶南國緊密的政治和商貿交往擴大了長江中游與南洋諸國的交往。向西面,東吳、兩晉時期與西亞及大秦(羅馬帝國)也有較多的來往。在空間上,隋朝在春秋戰國時期運河的基礎上修建貫通南北的大運河,讓長江與黃河、錢塘江、淮河、海河聯通,讓文化交流突破了地域的限制,對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產生了廣泛的影響。這一切顯示了長江文化的開放性。

東晉到北宋發生的“衣冠南渡”,讓長江文化與黃河文化產生了互動和交融。正是兩條母親河互相融合、互相影響、共同促進,推動了中華文明的進步和發展,讓中華大地成為一個不可分割的文化整體。

中新社記者:長江文化與世界其他在大河流域誕生的文化有何不同?

鄭曉云:首先,大量的考古發現佐證了長江文化的久遠性,其起源時間不斷向前推移。例如,考古學家在浙江浦江縣上山文化遺址發現的陶片有谷殼印痕,距今約一萬年,這說明長江至少有上萬年的稻作歷史,這同時伴隨的也是一部文化史。

航拍重慶市巫山縣長江三峽庫區腹心。李嘉嫻 攝

其次,作為亞洲第一長河,長江延綿6300多公里,干流及支流流經19個省份,從青藏高原奔流向東,哺育了不同的地域文化與民族文化,共同構成了長江文化的豐富性。

最后,長江文化從古至今未曾中斷,一直延續。誕生于數千年以前長江流域的稻作文化、玉文化、青銅文化等成為中華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一些誕生在長江流域的傳統習俗如端午節的賽龍舟、吃粽子,也流傳至今。

世界上的一些大河文明誕生的年代非常早,具有久遠性。但這些大河流域文化的延續性、豐富性都是無法與長江文化相比擬的。如幼發拉底河與底格里斯河流域的蘇美爾文明在公元前4000年左右就已興起,但如今僅存部分考古學遺跡,未能延續至今;南美洲的亞馬遜河與非洲的剛果河流域擁有上千年歷史的部落文明和城市遺跡,但不論其發展的規模還是層次也不能和長江比擬。

中新社記者:從古至今,長江文化是如何溝通中外、連接世界的?

鄭曉云:長江自古以來就是連接中國與世界的重要文化“動脈”。

例如,長江流域是中國最古老的桑蠶養殖地,基于此,大規模的絲綢生產、加工和貿易才能形成。中國以絲綢為紐帶,與中亞、歐洲等地產生溝通、聯系,就此形成了絲綢之路。在絲綢之路貨物貿易多元化前的早中期階段,長江中下游地區作出了關鍵性貢獻,提供了這條貿易道路承載的核心商品。

位于浙江寧波余姚的河姆渡遺址距今約7000年,是我國長江流域一處極為重要的新石器時代遺址。許叢軍 攝

再如,以苧麻纖維為原料制成的布料,在千百年中為中國老百姓提供了輕巧、廉價的衣著原料。新石器時代的河姆渡和錢山漾遺址中,已發現苧麻繩和苧麻布的實物。隨著時間推移,苧麻的種植范圍由長江以南逐步擴大到中原各地,傳到歐洲各國,對人類文明的發展有著不可磨滅的貢獻。

福建省泉州市,游客正在挑選白瓷茶具。李嘉嫻 攝

同樣誕生于長江流域的漆器、瓷器,在傳入日韓、歐洲等地后都對當地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宋代以后,長江流域成為中國最大的瓷器生產區域,同時隨著海上絲綢之路貿易的展開,瓷器成為最大宗的貿易產品輸出海外。瓷器制造技術也在歐洲一些國家生根發芽,例如芬蘭、葡萄牙等國都建有很多瓷器生產工廠,青花瓷在這些國家大量生產,作為日常生活用品、裝飾品和大規模的室內建筑裝飾品。

從以上的例子中可以看到,長江文化對于海內外從精神文化到物質文化再到社會文化都產生了廣泛的影響。

中新社記者:新時代,應該怎樣講好長江故事,通過長江文化與世界對話?

鄭曉云:第一,從共同關注出發講好長江故事。氣候變化、環境保護等是世界性的難題,同樣身處大河流域的人們則關注著大河流域的高質量發展與可持續發展。長江文化根植于長江流域,在人類與長江漫長的相處中形成,能夠為人類解決共同關注的問題提供借鑒和經驗。

在江蘇省如皋市下原鎮山珀小學,老師向學生普及《長江保護法》。徐慧 攝

第二,對環境的保護是人類社會發展的時代趨勢,講好長江故事要著眼時代。長江文化的時代性決定了:一方面,長江的歷史文化發掘和考古發現,在學術角度上是國際關注的熱點;另一方面,對長江流域自然環境的保護、構建長江流域的環境友好型社會,都是新時代長江文化的要素。

第三,應更多通過國際學術交流,講好長江故事。通過中外學者的研究合作,促進長江文化研究的中外成果互相借鑒,培養一批有影響力、有話語權的學者,增強長江文化國際傳播的權威性與說服力。(完)

受訪者簡介:

鄭曉云,湖北大學歷史文化學院特聘教授、中國長江文化研究院院長,曾擔任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組建的國際水歷史學會主席,現任法國水科學院院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全球水博物館網絡科學顧問、中國水利博物館聯盟副主席等。近年來,他持續關注長江水文化研究,包括長江流域高質量發展、長江大保護、長江國家文化公園建設等。

(來源:中國新聞網)


黃石廣播電視臺

微信公眾號

云上黃石

手機客戶端

黃石新聞
熱門推薦
專題專欄
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中文,一女多男两根同时进去性视频,欧美日韩一区精品视频一区二区,特级毛片a级毛片免费播放